總網頁瀏覽量

2019年10月28日 星期一

讀書心得—人類與治癒癌症間的距離...

最近因為好友罹癌,再加上工作上的需要,看了幾本醫學方面的書,其中有兩本特別令我印象深刻並思索再三。其中一本是由美國醫學院教授,同時也是一位癌症治療中心主任的David B. Agus醫師所寫的書—《無病時代(The End of Illness)》。
在這本書中,作者提到不少疾病預防甚於治療的觀念,例如他就花了滿多的篇幅,在解釋「所有關於維生素的最新研究都證明了,維生素並不值得花大把的鈔票來買」,且「不管是用營養增補或側重一種維生素來改變系統,都可能會造成(身體的)重大影響」等結論。
但其中最讓個人印象深刻,值得與讀者一起分享的重點觀念,就是作者認為,近百年西醫的發展與治療主軸,全在於:人之所以會得病,主要是受到外來細菌或病毒的影響。
正因為西醫這樣的治療原理、邏輯與特性,該書作者認為,被稱為「萬病之王」的癌症(事實上,他認為可能還包括許多目前造成許多先進開發國家民眾健康問題的各種慢性疾病),之所以至今找不出非常有效的治癒關鍵,也就在於此。
綜合之前個人所研讀過的一些,有關於癌症治療資料,之所以說「至今未能有非常有效的癌症徹底治癒模式」的理由(或者可以說是「困境」)有二:
首先以化療為例,化療藥常是「有人有效,有人無效(估計只能治癒其中一半)」。這是因為,癌症又有「固態」與「液態」的區別。後者例如血癌或淋巴癌,前者就是一般位於不同器官或組織的癌症,像是食道癌、肝癌…等。特別對固態癌症而言,化療藥物基本上很難穿透層層細胞的包圍,達到徹底清除癌細胞的效果。而癌症非常可怕的是:一旦沒有把癌細胞徹底清除,只要留下一個「活口」,癌細胞就有可能死灰復燃,且對原本化療藥物形成「抗藥性」。
其次以癌症放射線治療或手術為例,雖然可以穿透或直接切除位置較深的癌細胞,但問題是:這些深入,甚至與正常器官與組織同為一體的癌細胞組織,也可能正是器官與組織所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且在進行手術及放、化療的同時,把不是癌細胞的正常細胞也都殺死。
但《無病時代》一書的作者認為,西醫治癌無法像其他疾病那樣「藥到病除」的關鍵,還是在於西醫的治療邏輯,在於前述的「所有疾病都是源自於外來的病菌與病毒」。也就是說,如果醫師能夠確認入侵的是哪一種病菌或病毒,才能在正確投藥之後而藥到病除。
然而,人們罹癌卻完全不同於外來細菌或病毒的入侵。因為,癌細胞完全就是人體的正常細胞的變異。只不過,真正人體正常的細胞中,除神經等少數細胞外,全都「設定」有「自殺」模式,也就是「時間一到或被感染,就會自我了結」,絕不會「萬年不死」。而癌細胞與身體正常細胞唯一的不同就在於:癌細胞既不會自殺,也會用各種障眼法,騙過身體的免疫系統的「追殺」,而得以無限制地增生。
另外在《抗癌大突破(The Breakthrough)》這本書中,作者Charles Graeber除了介紹幾個時下最熱門,也被認為是未來治癌新希望的幾種癌症免疫療法(例如干擾素、癌症疫苗、免疫檢查點抑制劑、T細胞輸入療法…等,有興趣的讀者可自行閱讀)外,更花了一些篇幅,將科學家對於「T細胞活化」認知的歷史過程進行敘述。
最早,科學家認為「T細胞抗原受體(T cell antigen receptor, TCR)」,就是啟動免疫細胞進行攻擊的一切開關,但後來發現事情並沒有這麼簡單。到目前為止,科學界已陸續發現,要讓T細胞啟動攻擊癌細胞的機制,除了最早的TCR之外,至少還需要CD28的分子(共同刺激T細胞)、「細胞毒性淋巴球相關蛋白質四號(cytotoxic T-lymphocyte-associated protein #4,簡稱CTLA-4,它具有「加速」的功用),以及「PD-1/PD-L1(兩者交互作用,會讓T細胞的攻擊停止,這也是癌細胞用來躲避身體免疫系統「追殺」的關鍵)」。以上四種訊號的後兩者(CTLA-4與PD-1/PD-L1),目前也是癌症免疫治療的兩大方法之一(免疫檢查點抑制劑)。
再以目前「最令人興奮(按該書作者的形容)」的CAR-T免疫療法(T細胞輸入療法:adoptive T cell therapy)為例,目前能夠治療的癌症,大部分都是液態性癌症(例如血癌),因此,相關的研究與治癒,恐怕還有一段長路要走。
個人不是說目前火紅的癌症免疫療法不可能成功,因為免疫療法的策略思考,的確已經從「殺死外來癌細胞」的思維,轉為「視癌細胞為身體正常細胞的一部分」。只不過,連科學家都不得不承認,對於人體內免疫系統的了解,目前還並不全面。
不說別的,人體腸道內據說有超過100兆、200-300種不同的菌種存在(《飢餓細胞》第65頁)。這些微生物群系顯然是「非自身物質」,但,為何體內的免疫系統,不會攻擊這些微生物?又例如某些食物分子或花粉,雖然是「非自身物質」,但是它們明明對人體沒有立即性的危險,為何人體的免疫系統要發動攻擊?(《我們只有10%是人類》第121頁)當然,科學界對這些問題,已經有部分的解答,但,科學家已越來越相信:人體的設計是非常靈活的,其真正的運作模式,恐怕在短時間之內,還無法100%窺透。
且更重要的是:這些免疫療法都是「客製化」的治療,亦即:它們的治療費用之高,恐怕不是人人都能「負擔得起」。就如同《抗癌大突破》一書作者Charles Graeber所說—「癌症是種機會均等的疾病,若是對抗它的發展不是人人都能享受得到,即使我們獲得了突破,也會變成人性上的倒退」。如此一來,癌症還真的算是「被治癒」嗎?
看到這裡,讀者也許會想問:如果西醫的治療邏輯,深深影響了癌細胞的成功治癒,那麼,中醫是否有更好的辦法呢?個人的答案是:中醫應該是很有機會治療癌症,但恐怕也是無望的。
個人看好的原因就在於:中醫向來將疾病,劃分為「外邪(像是西醫所講的細菌、病毒)」、「內因(主要是受到情緒、飲食及生活習慣所致)」與「不內外因(例如外傷)」。而在治療上,中醫治療向來就擅長於「透過調整體內五臟六腑的平衡,而讓身體自然而然地恢復健康」。簡單來說,中醫向來就只強調「調整個人『氣機』的平衡與升降」,透過「補不足、損有餘」、「提高個人的免疫能力」的方式,讓疾病「自動痊癒」。不論這病小至感冒,或大致癌症這樣的難治之症。
甚至,中醫認為要想讓身體恢復健康,飲食、生活習慣與情緒的控制,也是更為重要的治療環節之一,至於針灸與中藥,只不過是當身體一時處於內外平衡異常之際,讓身體快速恢復平衡的選項之一。更重要的是:中醫治病很大的特色就在於「藥食同源」。所以,除非是「偏性」或「毒性」極大的中藥,極少會發生像西藥那樣,產生無法人人都能預期的抗藥性、過敏,甚至是有可能的致命副作用。

當然,中草藥還有一個西藥可能永遠都無法望其項背的優點,那就是:除了少數一、兩味藥(例如犀牛角、冬蟲夏草...等,但也都有可替代的中草藥)之外,其餘有非常多中草藥,價格都是相當親民且人人可用。
然而,目前的中醫教育,往好的方向說,是兼具中、西醫的專長;但實際上,現在中醫師的治療思考模式,還是100%的西醫那一套對疾病認識的邏輯。特別是近來有位罹癌的朋友,在聽了過去許多病友化療及放療「生不如死」的痛苦經歷之後,很想採用中醫方式治療。只不過,在詢問了所有朋友推薦的中醫師之後,這些「中醫師」們全都要他「趕緊照著西醫的方式進行治療」。
這些中醫師的理由全部是:因為目前沒有像西醫化療藥一樣的中藥,可以強力殺死癌細胞!而這邏輯,與西醫們用各種化學藥物「殺死」細菌、病毒或黴菌,又有何不同?甚至,當朋友請求其中一位中醫師,開立一些能「提升正氣」的中藥,以便「更有體力」進行化療之際(因為許多罹癌患者,熬不過治療期間免疫力低下而引發的各種併發症),這位醫師居然回說:「正氣其實很玄的東西」…………
看到這裡,讀者應該能夠心知肚明:會說這話的中醫師,其理念早已沒有任何中醫「調整身體內外平衡」的治療邏輯,而全部是從西醫「殺死外來病菌與病毒」的思維在治癌。然而,如果西醫在主流治癌(目前西醫治癌的標準規則只有手術、化療及放療)上,已經走到了困境之際,持有相同治療觀的中醫,又怎麼可能走出一條全新的治癌大法?那麼,這是否代表飽受各種癌症病魔之苦的人們,恐怕在有生之年,仍看不到讓他們得以安心,且100%得以治癒的一線生機呢?!個人對此的答案,恐怕也是相當悲觀的。
因為,就像《抗癌大突破》這本書的作者所說「如今,腫瘤學家會告訴他們的病人,時至今日,目標不需要訂在擊敗癌症,而是要活得夠久,才能夠利用即將要發生的下一步醫療進展…這就是種警示,提醒我們炒作與希望之間的差異。抗癌大突破是一扇門,如今已經開始;這是個開端,但還不算是治癒」的一樣,隨著新式治癌方法的「越來越貴」,病人除了要能「活得長」之外,也必須能極其幸運地熬過新式治療中的各種嚴重副作用,更重要的是:罹癌者口袋還得格外的深,也才能一次次地參與昂貴新藥的試驗…
如此,人類與治癒癌症間的距離,恐怕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而想要真正治癒癌症,也許還是得靠一些奇蹟與魔法,讓自身的免疫系統被喚醒,以戰勝癌細胞了!...

2016年10月13日 星期四

《我是有錢人迷思513》別懷疑,住院醫療險可不會理賠「帶藥出院」!

前一陣子,有網友轉貼一篇在台大PTT保險版的貼文如下:
「醫生告訴我,如果我是需要用到標靶(賀癌平)的族群,由於我的淋巴沒有感染,我需要自付80萬左右的醫藥費,但是根據我自己的體重計算,我估計我要付到100萬左右。我聽到的時候一整個崩潰,因為我身上並沒有這麼多錢。
而我查到賀癌平的施打方式,是由門診化療施打兩小時結束,醫院告訴我,如果我要住院施打,是無法使用健保身分住院。
我拿著我療程需要的自費藥物,就是那個3萬和80萬的部分去請教我的保險業務員,麻煩他幫我問保險給付的部分,他告訴我的結果是:『3萬的部分,公司認為那叫做出院帶藥,所以只理賠住院施打的部分;而80萬的部分,如果我不能健保住院,而且依照我的描述,他們會判定成非必要住院,所以也不理賠』。
聽到的那個moment,有種繳保險費是繳辛酸的fu.... 還有很多的委屈、無助的情緒.... 雖然最後,我不用施打標靶,只需要處理3萬的自費藥物。但是,癌症的治療是一個漫長的過程,或許現在的療程健保可以給付,但不代表之後的療程健保可以給付。
我有癌友在吃30/月的標靶藥物,這位癌友非常的幸運,他有兩張實支實付,可以支付他的治療費用,所以即使他癌末,他還是可以保有他的生活」。
這位網友向筆者詢問:現在許多保險業務員,都是用這種「只要你買了實支實付型保單,像這種昂貴的癌症標靶藥物,就可以利用『住院期間請醫師開藥』的方式,來支付相關費用」的話術。
筆者必須很誠實地坦承,之前的確也完全信服保險業務員這樣的說法。然而,這種「帶藥出院」的方式,真的是保戶使用昂貴藥品的最佳風險移轉方法嗎?根據筆者詢問及參考評議中心及法院的現有案例,類似這種「帶藥出院」的理賠爭議,都是判保戶敗訴的。也就是說,保戶千萬別再繼續相信這樣的錯誤訊息了。
根據財團法人金融消費評議中心評議委員之一陳忠興的了解,一般住院的保戶,都會有帶藥出院的情形。通常,攜帶出院後服用1-2星期左右的藥量,通常保險公司都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而會出現爭議的情形,主要是「藥費太貴」,以及「預先在住院時結清後續門診才會使用的藥品」。
但是對於這種「融通給付」的說法,一位保險公司理賠部門主管就澄清:那完全是因為金額很小,不容易為保險公司發現,所以並未將這些費用「剔除」。所以嚴格來說,並不能說是「保險公司『融通給付』」。
他更進一步解釋,因為依照保單條款的定義,住院醫療費用保險金裡的「醫師指示用藥」都只限於「住院期間使用」為準。所以,只要不是住院期間使用的藥品,保險公司都不會給付。
事實上,保險公司是否會對「住院藥費」進行「買單」,主要的衡量標準如下圖。簡單來說,「必要性住院」、「符合醫師指示用藥」及「住院期間使用」將是最關鍵的重點。


圖、「必要性住院」、「符合醫師指示用藥」及「住院期間使用」是保險公司對於「用藥是否理賠」的重要關鍵:
製表人:李雪雯

正由於「所有住院醫療險的給付前提是有『住院』才算」,一位保險公司理賠部門主管表示,唯一例外的情況只有:保單中有「出院前後門診保險金(各公司產品略有不同,通常未施行手術時,限定是出院後7日內的門診;如果施行手術,則限定出院後14日內的門診)」,在保戶有「必要性住院」的事實之下,才有可能提供保戶一定金額範圍內的給付。只不過,通常有這筆保險金的保單,其實際給付的金額並不高。
對於有保戶「為了住院施打昂貴標靶治療藥物,就藉由住院的機會,用住院醫療保險金中的『醫師指示用藥』來『埋單』」的做法,陳忠興則不忘強調:「如果某一標靶藥物須分10次使用,保戶選擇『一次住院,並由醫師開立10次的藥物』的情形,保險公司是『鐵定不會理賠』的;但如果是每次服用時就住院,保險公司賠或不賠的關鍵,就在於『是否為必要性住院』?如果不是,被保險公司拒賠的機率是很高的」。
當然以「通常在門診就可施打的標靶治療藥物」為例,少數癌症嚴重病患,在施打標靶藥物時,也有住院的需要。但是,一位理賠部門主管就不忘表示:此時保險公司就會深入了解保戶住院的「必要性」。如果在每次施打時就「住院」,保險公司可是會逐次審查的。
正因為標靶治療藥物非常昂貴,且不論是每次住院醫療保險金,或是以上出院後門診保險金,鐵定是不夠用的,而放、化療又不符合「門診手術」的定義,因此,除非保戶有買傳統癌症險,且裡面有「放、化療門診保險金」的給付項目,否則,保險公司很難給予理賠。
所以,他也不忘補充說明:「事實上,就算是放、化療門診保險金,給付金額普遍也不高。因此,最適合保戶用做癌症標靶治療的保單,就只有『一次單筆給付』的重大疾病或特定傷病保險金,才是保戶用來部分移轉萬一罹患癌症時,最合用且最適合的保單」。

《「帶藥出院」相關判決或評議參考資料》
1.臺灣臺南地方法院柳營簡易庭民事小額判決99年度營保險小字第2
2. 保險業務發展基金管理委員會99年度「健康保險理賠爭議與定價資料基礎適足性之研究」委託研究計畫第31-33
3.財團法人金融消費評議中心104-1562號評議案件

《免責聲明》本專欄所提供之資訊,均由作者自行蒐集並撰寫完成,所有觀點僅為個人對市場的看法,並非任何投資勸誘或建議。若有引用數字及相關計算,均已力求精確,惟不保證其正確性,也不作為任何投保或購買的建議,對此不負任何法律上的責任。另外,本專欄版權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

※延伸閱讀》在《聯合新聞網》刊登超過1星期的文章,將會轉貼在個人部落格中:http://swlee0630.blogspot.tw/


2016年10月6日 星期四

《「我是有錢人」迷思512》現在,只剩3招可以救救你的退休金!

報載針對年金改革議題,總統蔡英文於103日在第一次「執政決策協調會議」裡表示,未來卸任後的禮遇期間,他們所領取的禮遇金金額,將不會超過年金改革的所得天花板。
老實說,「正、副總統的卸任禮遇」,怎麼能與年金制度相提並論?更何況,一個國家最基礎年金制度的重點應該在於:「全國統一」地提供退休者,「生而為人」的最基本生活品質。而如果連最上位的人,都分不清楚年金改革到底要改的標的與內容是什麼,一般人民又如何相信年金改革能夠成功?
關於年金改革公平合理的方向,筆者曾經在20121018日的《「我是有錢人」迷思3603大重點,替自己守住退休老本(http://swlee0630.blogspot.tw/search?updated-min=2012-01-01T00:00:00%2B08:00&updated-max=2013-01-01T00:00:00%2B08:00&max-results=1)》專欄中提及。只是這次,將會寫得更加清楚一些。簡單來說,筆者對於年金改革的重點,就只有以下3大點:
首先,將過去假設錯誤的「確定給付(Defined Benefit Plan, DB)制」,全部改為符合世界潮流的「確定提撥(Defined Contribution Plan, DC)制」。
熟悉世界各國退休金制度發展的人都知道:「確定給付制」與「確定提撥制」的最大差別在於:前者(確定給付制)不用太在意提撥率,只要後代子子孫孫眾多,可以繼續繳交保費,整個制度就不會倒,且前面提撥的人就算沒有提那麼多錢,也一樣可以「領多多」,就像現在的軍公教退休金與勞退舊制一樣。
所以,當精算不夠確實(也就是提撥率不足),以及後代子孫變少的前提下,政府為了不讓各大退休基金倒閉,不是靠政府用預算去「撥補」(過去,政府已撥補過軍公教退休基金,但從未撥補過勞退),就是靠「後面沒退休的人多繳、少領、延後退休」來因應。只不過,這種做法也同樣有「對未退休者不公平,未兼顧不同世代正義」的弊病。
至於後者(確定提撥制)的主要精髓,就在於「自己的退休金自己準備」。年輕人完全不用擔心,自己累存了半生的退休金,都給前面先領的人領光了。如果自己沒有提撥那麼多的退休金,或自己不繳交保費,未來當然沒有任何權利要求一個「最低生活費」的退休金。
在此很重要的是:在將「確定給付」改為「確定提撥」制的同時,政府也必須全面將提存退休金運用的權利,交給人民自行處理。這是因為過去「全數委由政府代操」的情形,有兩大缺點:一是「製造出更多藉政府基金為自己謀利的『謝青良們(指用政府退撫基金,替受政府委託代操者個人買的股票護盤,或是把自己虧錢的爛股票,通通丟給政府基金去持有)』」;其二是「政府必須為退休金提供最低獲利保證」。
但是,凡有「最低保證」,就表示虧錢的時候,是拿全民的錢去彌補,這是極大的不公平。因為,既然每一個人,都只能為自己的退休生活負責,那麼,政府就沒有理由去「保證退休金有最低獲利」這回事。
其次,打破過去軍、公、教、勞、農、國保各自不同的基礎退休金制度,改為全國統一的基礎年金制度。這是因為依據聯合國規劃,健全的老年經濟保障制度有三層,第一層是基本最低經濟保障,由政府透過稅收或社會保險方式提撥基金,例如內政部的國民年金方案,第二層是強制性儲蓄,透過雇主及員工強制提列,例如企業退休金及員工福利計畫,第三層則是自願性個人儲蓄。
至於我國的三層退休金支柱,最底層的是被稱做「社會保險」的各種基礎年金,總共有勞保、公保、軍保、農保與國民年金;中層的是不同職業類別的年金,例如勞退及軍公教退撫制度;最上一層的,則是由民眾自行選擇購買的商業年金(請見下圖)。


圖、我國的三層退休金支柱:
所以,這次政府需要改革的,就是下圖中最下面的那一層,至於中間的第二層,原本就是可以容許各行業間的差異,政府沒有必要去幫各行各業,設定相關的標準。
而政府唯一該做的只有兩項:其一是「設定基礎年金的最低標準金額(筆者建議可以「最低基本工資」為標準)」。也就是說,用實際精算的方法,計算出「能夠維持退休後基本生活費下的退休金額(例如年輕人最低薪資-22K)」、「退休金提撥率(例如35%)」,以及「合理的退休年齡(例如工作30年後在65歲退休,所準備的退休金還夠活30年,也就是活到95歲時)」。
也就是說:只要工作者月薪有22K以上,在一定的提撥率、年複利報酬率與一定的累積年數(工作年期)下,保證當事人在退休後,可以達到「至少每月領取22K以上」的目標。
其二,則是「日後不再由預算,撥補軍公教退撫的虧損」。事實上,如果全部採取「確定提撥制」,也就是在「自己的退休金自己存」、「自負盈虧」的前提之下,根本就不可能有虧損(不足)的情形,而需要由於政府來「補足」。
再者,根據「已退休」與「尚未退休」的族群,進行差異化的處理。
一、尚未退休者:因為還在「退休金累積」的階段,且只要過去每月有確實提撥退休基金,就以過去提撥總金額,併入個人基礎年帳戶中,等於自己所存的退休金是「一毛不少」地,持續累存退休金。之後,則類似勞退新制的「個人可攜式」帳戶一樣,採用新的提撥方式,繼續累積退休金。
當然,為了讓「多存退休金者有更多的退休金可領」,過去勞保投保薪資天花板(目前為45800元)勢必取消,才符合軍公教勞農國保者,在累積退休金這件事上,擁有最基礎的平等。
如果工作者想要提早退休,由於這筆錢全都是工作者自己的錢,當然可以完全交由當事人全權處理。因為提早開始領,只會讓退休金提早花光而已,反而會讓當事人小心謹慎地「使用」這筆錢。
以上的做法,完全符合「確定提撥」制的精神:過去提撥多少,就領多少。因此,想要讓自己未來退休生活「過得更有尊嚴」,唯一的方法就是靠自己的努力「多存」,而不是像過去一樣,單單是靠「未來有更多子子孫孫幫忙支付自己的退休金」。
二、已退休者:可參考「最低基本工資」為準發放,只要是已退休者,不論是軍公教勞農國保的人,超過此一數字時,就只能領「最低基本工資」的退休金;低於此數者,不足者,則可以「考慮」補足到此一數字(詳細做法請見下圖)。
說明:軍公教勞農國保平均每月退休金數字來自「行政院」

這樣做的理由有三:
1.退休前,每人收入或許會因為個人貢獻不同而有差異;但退休後,「人人平等」(且別忘了基礎年金的目的,是為了提供所有退休國人的最低生活水準,就像中、低收入戶,國家會提供最低生活費的概念是一樣的),每個人該拿的最低基礎年金,沒有理由是不同的。假設民眾想要過更好、更舒適、更優渥的退休生活,每個人該「拼」的是第二層「職業年金」,與第三層的「商業年金」才是。
2.既然這筆是屬於「基礎年金」,它就屬於「社會保險」的概念。而社會保險的特色,最重要的就是「劫富濟貧」。就像「全民健保」一樣,富人多繳費用,以便讓沒有能力支付基本醫療費用的人,享有同樣的醫療資源。
3.過去的「確定給付」制,完全是建立在「擁有眾多子子孫孫持續繳錢」的大前提上,但是,時代已經完全不同了,未來已經沒有那麼多的「後代子孫」可以「壓榨了」。
因此,所有已退休者雖然口口聲聲說「過去有提撥較多的錢」,但別忘了,如果真要精算起來,退休後直到其身故所領的總金額,絕對會低於之前所提撥的金額。
過去,「繳得比領得少」這樣做之所以沒大問題,完全就在於「後代子孫眾多」的假設前提。這道理就跟「老鼠會」一樣,只要下線人數大增,最上一層的老鼠就永遠不愁沒獎金可領。
但任誰也知道,台灣現在的出生率,已經降到「一對夫妻生不滿2位子女」的窘況了,且台灣老年化的情況又非常嚴重。根據《聯合晚報》引述內政部統計處的資料表示,截至今年7月底我國65歲以上人口占總人口比率已高達12.87%,預估到了民國107年,也就是後年,老齡人口占總人口比例將達到14.53%,正式邁入「高齡社會」。等於是每10位人口當中,就有1.5位是65歲以上老人。
資料來源:2016/9/29《聯合晚報》

且根據國發會的預估,10年後(民國115年)是「每3.2位青壯年養1位老人」;200年後(民國125年)是「每2.2位青壯年養1位老人」;30年後(民國135年)將是「每1.7位青壯年養1位老人」。如此一來,未退休的年輕人就算把全部的薪水,通通用來繳交保費,各大基金也還是無法「不倒」?!
當然,關於以上的建議,也許有人會質疑:每個人拿的錢一樣,那富人跟窮人怎麼可能相提並論?更有已領高退休金的軍公教會不滿:當初提撥明明很多,為何未來只能拿最低工資?且這樣的低薪,如何維持一個還不錯的退休生活?更何況,確定提撥制仍會面臨台灣人越來越長壽的風險。
關於這些問題,筆者也想到了:首先,排不排富?怎麼排?用什麼標準排富?都是可以談的。但是,由於台灣地下經濟興盛,再加上很多富人,是沒有薪資所得可「稽查」的。所以,「排富」的設計雖然立意良好,但恐怕還是無法做到真正的公平。
其次,最低工資只是基礎年金的部分,軍公教已退休者們不要忘了,還有中間第二層的「退撫」制度。也就是說,雖然未來基礎年金只有最低工資標準,但退撫部分還是有「加薪」的可能,到最後不會只領22K而已。
至於第三項的「長壽」,再加上「全球低利率」的風險,也的確是滿棘手的問題。但至少根據筆者的大致估算,只要在年複利2%報酬率、提撥率35%之下,至少工作30年的年輕人,在65歲歲退休後,每月領個22K95歲,還是綽綽有餘的。
最後不可否認,關於筆者以上的建議,一定會面臨既得利益者的全力反彈。特別是每月退休金高的軍公教一族。對此筆者認為,不論是廣大的勞工階層(目前投保勞保人數超過1000萬人),或是退休金福利早就沒有已退休者好的軍公教現職者,勢必要有這樣的共識:如果繼續這樣下去,「多繳、少領、延後領」解決方案到最後的下場就是「年輕一代的軍公教勞們繳了一輩子,到最後一毛錢都可能領不到」。
如此一來,筆者唯一的建議就只有兩條路。其中一條就是:假設既得利益者「抵死不從」,年輕人就起來「抗繳」,直接讓軍公教勞保「現在就倒」。因為,唯有讓各大基金真正倒閉,才有轉機的可能。
至於另一條,老實說是聊備於無的辦法:未退休者想盡法辦,讓自己現在提撥的金額降低,並且從此打定主意,知道未來自己退休後,各大基金絕對已經沒有半毛錢,可以支付自己退休金了。年輕人唯有靠自己現在另存退休金一途,才是最真實可靠的退休計畫。
除此之外,保費計算基礎該用什麼標準?沒有工作者,該如何繳交這筆保費?….等,都也是值得討論的問題。但是筆者認為,如果核心的基礎年金制度不徹底改變,單單是要未退休者「多繳、少領、延後退休」,絕對是徹底不公平的世代剝削,也只是讓各大退休基金再茍延殘喘一段時間而已。
因為根據媒體的報導,光是18%優惠存款,一年就要花掉國庫801億元,年終慰問金則是202億元,再加上公股銀行退休員工13%優存的39億元,這筆總計1042億元的支出,已經超過全國18縣市的年度歲出。每年這樣花下去,台灣還有多少「家底」可以這樣揮霍?!

《免責聲明》本專欄所提供之資訊,均由作者自行蒐集並撰寫完成,所有觀點僅為個人對市場的看法,並非任何投資勸誘或建議。若有引用數字及相關計算,均已力求精確,惟不保證其正確性,也不作為任何投保或購買的建議,對此不負任何法律上的責任。另外,本專欄版權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

※延伸閱讀》在《聯合新聞網》刊登超過1星期的文章,將會轉貼在個人部落格中:http://swlee0630.blogspot.tw/